■ 李源瑞


媒體報導,彰化縣議員盧盈宏所開設的「大船遊藝場」,涉嫌透過該店會計打點刑責區偵查佐洪清輝十萬元,之後再按月支付三萬五千元,並招待洪員至轄區有女陪侍的場所消費。深入了解其原因,乃「電子遊藝法」法令規定過多,執法不易且政府機關權責不明,大多數取締工作都落在基層警察身上,在查緝時,不僅要面對議員關說,還要面對因執法常識不足,可能反遭議員控訴的風險,此時若要追究基層警察責任,似乎也太過苛求。

議員為何敢於玩法弄法,乃因經營電子遊藝業,獲利驚人。再來要看看,本案在自由時報焦點新聞標題寫著「議員開電玩店,警涉收賄包庇」,事實上議員經過申請,開設電玩店,擁有經營執照,並無不法可言,若要歸責其不法,應該要了解電玩店私下是否有涉嫌獎金兌換的賭博行為,這也是為何業者要對轄區偵查佐進行賄賂,以減少警察取締之可能。

這種常態性的犯罪情事為何一再上演,過去的周人蔘案、近期的北縣電玩弊案,分析其成因有以下幾點:

一,要掌握業者賭博證據極為困難,賭博案件成立要件,要查明業者有否讓賭客兌換現金。

第二,業者背後經營者不是議員,就是有民代撐腰。

第三,警察勤、業務眾多,本業自顧不暇,何來充裕時間應付協辦業務。

第四,業者吃定警察,業者只要能打點好部分官警,即可高枕無憂。

第五,部分警察預算由議會主導。

歸結以上幾個原因,即可了解本案為何由檢察官親自主導,而非由警察單位自行主導了。

弊案經媒體報導後,民眾就將矛頭指向警察,警察成為最弱勢的族群,必須承擔所有原罪。若說警政當局沒有改革決心,也過於偏頗,警政署於日前開始強勢主導「靖紀專案」,加強對所屬員警蒐證並主動調查影響警察名譽案件,這些措施顯然不足以遏止根深柢固的犯罪結構,因為該專案屬單位內部自檢,只能治標而非治本,治本之道,仍要從警察預算回歸中央,加強警察幹部執法教育做起。

(作者為警察)

hey3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