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9 21:36 何家華

破案關鍵,往往只在一線之間!前年年底,一名徐姓男子載著許姓少年,開車拒絕警方攔檢,警方開槍擊中許姓少年,造成癱瘓,當時家屬相當不諒解警方,質疑用槍過當,結果警方深入追查,赫然發現另一起驚人刑案。原來先前這個名叫徐志皓的男子,犯下一起性侵殺人案,他將方姓女網友約到新店一處空屋,不但性侵還殺害棄屍,直到警方勘查命案現場,方姓少女已經變成一具白骨,而警方透過死者的手機調閱通聯紀錄,發現手機已經被典當,進一步掌握到嫌犯身分,少女沉冤終於得雪。

許姓少年母親:「我那時候聽到(會癱瘓),我真的當場就暈倒了。」北縣中和一分局蔡蒼柏:「因為我們員警已經有兩位受傷了,是第三位在第三個(攔檢)點,他又衝撞,我們員警才被迫開槍。」(97.12.22)

2008年12月22日,14歲的許姓少年遭到一名員警開槍嚇阻,子彈不長眼,打中少年脊椎,後半輩子恐怕得靠輪椅過生活,記者會上罵聲不斷。

徐志皓(97.12.25記者會):「汽車的右後方,(警察)人走到副駕駛座的座位,比著說『你要不要下車』,拿槍比著窗戶說『你要不要下車』,(我們)就直接開走。」

徐志皓,是當時開車載著許姓少年的駕駛,為了躲避警察攔檢,就蓄意衝撞,還以為是因為無照駕駛,卻沒有人知道,在徐志皓的墨鏡、口罩底下,正暗自慶幸那個不能說的秘密,差點曝光。

1個多月前,挨槍的許姓少年沉迷在線上遊戲中,認識了同校不同班的鄧姓和方姓少女,也間接牽線徐志皓和她們認識;11月初,方姓少女離家出走,4個人就相約在捷運站見面,徐志皓提議到親友位在新店的住處玩,豈料這竟然是場死亡約會。

 

老舊社區、低矮平房,出入的人少之又少,徐志皓「別有用心」,因為他貪戀方姓少女的美色,一進門就把她打昏、性侵得逞,擔心東窗事發,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殺了方姓少女,將她棄屍在房屋後面的空地。

殺紅眼的徐志皓,原本連同另一名鄧姓少女,也打算一起下手,但許姓少年幫忙求情,才逃過一劫。中和一分局承辦員警張仁豪:「她擔心自己會受害遇害,所以她真的…,犯嫌他們有針對她的部分,對她恐嚇過,威脅她不能講。」

存活下來的人三緘其口,方姓少女就像是人間蒸發,沒有人察覺她已經遇害,只是做賊心虛,案發1個多月後被攔檢,徐志皓不顧一切衝撞員警,以為是這件命案曝光,最後在警方執法過當的風暴下,僥倖躲過。

但逃的了一時、逃不了一世,拆穿徐志皓面具的人,已經等在一旁。新聞片段(98.05.12):「沒想到嫌犯行兇後,還以鐵棒重擊少女頭部,並且持菜刀將她割喉殺害,手段非常兇殘。」

死者母親方太太(98.05.13):「兇手這麼殘忍,把她情殺還要棄屍。」記者:「有沒有什麼話要對女兒說?」

 

事隔半年,方家最寶貝的獨生女已經化作一堆白骨,現場除了死者身上穿的衣服,沒有其他線索,但警方以他殺案偵辦,是因為另一名當事人,也就是在狼爪下倖存的鄧姓少女,天人交戰3個多月,終於鼓起勇氣向警方報案。張仁豪:「這是妳的朋友,妳都不會想把她找出來嗎?妳都不會想知道,都過半年,人跑到哪裡?」

一句話喚醒鄧姓少女對好朋友的思念之情,她拋開遭到恐嚇的陰影,鬆口談到那天的約會驚魂記,當然有提到徐志皓和許姓少年,警方立刻將兩人列為重要嫌疑人;同一時間,員警從死者的網路相簿,發現好多遊戲角色的照片,有的是她自己,有的是遊戲中的朋友,透過網路IP找到這些人,居然也從中查到許姓少年。

另外還清查少女的即時通以及手機通聯,在她失蹤的前幾天,最密切聯繫的對象,包含了徐志皓,但奇怪的是,死者手機在遇害後,竟然還有人繼續使用。張仁豪:「當時有人拿著一個手機到當舖要去典當,典當時,當舖覺得怪怪的,這個人怪怪的,手機也來路不明,他們不收,不收的時候,當舖剛好有朋友,在場聊天朋友聽到價錢多少?他(徐志皓)說1千元,他就說他要買。」

 

案發隔一天,徐志皓急著把死者的手機脫手,不講價的態度,反而讓當舖業者覺得有異,機警的要他留下證件還有連絡地址,徐志皓沒有多想,就交出健保卡,也等於洩漏了自己行蹤。

警方掌握的線索,到目前為止都圍繞著徐志皓打轉,循著在當舖中留下的地址,連夜找到徐志皓,但看到警方上門的他,不緊張反而異常冷靜,對於方姓少女的事情,一慨推說不清楚,就這樣和警方來來回回周旋了一個多星期。張仁豪:「將近一個鐘頭,一直在那邊試著突破他心防,大概講一個鐘頭,後來我們把一張(死者)照片給他看,就是把那張放在桌上給他看,就叫他看那張,一開始還不看,發現的時候,開始還不看,到後來真的是逼到他開始看,就都不講話,就對著照片發呆,一直呆呆的看著照片。」

沉默,或許是因為震撼,徐志皓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看到死者照片,案發當晚的情景,似乎又一幕幕回到腦海中,再怎麼冷血,他終究只有19歲年紀,半小時後,徐志皓再也掩飾不了心中的恐懼,由爸爸陪著他,和這一張張用墨水勾勒出來的冰冷臉龐,徐志皓冷靜的認了一切。記者(98.05.12):「你良心沒有受到譴責嗎?有什麼話要對被害人說?」死者父親方先生(98.05.13):「太沒有人性了,這種人生在世上有什麼用。」記者:「是不是沒有辦法原諒他?」方先生:「當然,誰要原諒他,怎麼可能原諒他,判他死刑也不夠。」

 

警方打出心理攻防戰,偵破這起隱匿半年才見光的白骨女屍案,從最先開始取得被害人之一的鄧姓少女信任,了解4人最後會面的來龍去脈,掌握到徐志皓和許姓少年的行蹤。不過徐志皓打死不認罪,即使面對警方連續一星期、4次問訊,仍然能矢口否認,沒料到最後卻敗在一張A4紙上。少女的銳利眼神,看破徐志皓的不安,為自己抓到兇手。

hey3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