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8 08:01

台北縣中和一分局景安派出所,18日凌晨四點傳出槍響,一名鐘姓女警準備出門值勤時,到槍械室領槍後,跑到廁所舉槍自盡,其他同事趕緊將她送到醫院急救,情況並不樂觀;分局表示,日前這名女警和鄰居,為了房子漏水問題,雙方鬧上法院,可能是擔心影響警譽,又加上父親剛過世,接連的壓力,一時想不開,才會發生這種事。 

救護人員用跑百米的速度,衝進派出所,把受傷的女警抬上單架,送醫急救。自殺女警同事:「不要拍,先不要拍好不好。」同僚們,第一時間哽咽阻擋媒體靠近,就怕延誤送醫,陪同到院的其他女警,難掩驚恐,焦急守候在急診室外。

同事哽咽,甚至有人哭倒在牆邊,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舉槍自盡的員警叫鍾薏婷,28歲,97年考進特考班,今年分發到景安所

凌晨4點,她準備執行巡邏勤務,一如往常走進派出所,到槍械室領了配槍,接著一個人走進女廁,下一秒,砰的一聲。中和一分局副分局長廖東順:「鍾姓女警用自己的手槍,從右邊太陽穴近距離射擊,子彈貫穿腦部。」

 

雙和醫院急診室醫師:「早上來到我們急診的時候,是屬於深度昏迷的狀態,當時昏迷指數是3,兩側瞳孔放大,我們發現她頭上兩個傷口都持續流血中,經過急診穩定了生命徵象後,我們到開刀房幫她做一個腦部的清創和止血。」。

雙和醫院神經外科醫師林乾閔指出,由於子彈貫穿頭部,傷及大範圍腦組織及腦幹,目前昏迷指數3

 

記者:「最近感情有問題嗎?她有留遺書給你嗎?」自殺女警鍾薏婷男友:「…。」

鍾薏婷這一槍,讓女廁窗戶被貫穿一個大洞,現場發現,鍾女將1張與父親的合照擱在女廁窗沿,自戕前將和父親的合照從皮夾內取出,和皮夾整齊擺在窗沿上,透露對父親的極度思念。鑑識人員來回採證,閉口不談自家案件,鍾薏婷交往多年擔任消防員的曾姓男友,獲知消息後趕回租屋處,拿取衣物。根據鍾薏婷長官表示,鍾薏婷的表現一向不錯,但是在今年8月5日,和樓下母女發生口角糾紛,事情上了媒體版面,懷疑是壓力過大,造成她想不開,不過詳細原因,還有待檢警調查。

鍾薏婷擔任消防員的曾姓男友,接到消息立刻趕到女友租屋處收拾東西,但對於女友自殺原因,完全不願意說明;不過鍾薏婷在這個月初,因為和鄰居發生房屋糾紛,發生肢體衝突。女警鍾薏婷鄰居:「我們從來不打招呼,所以有一點意外。」

男友什麼話都不說,情人節才剛過,兩個人還討論要一起住,鍾薏婷一直想要搬家,因為就在這個月初,鍾薏婷和鄰居發生肢體衝突,手上臉上,都是傷痕,當時還鬧上法院,鍾薏婷還出面向外界解釋,也許警察的身份,讓她備感壓力,但和鍾薏婷有糾紛的鄰居,卻不以為意,鄰居似乎不打算撤告,警方猜測,可能是鍾薏婷,對自我要求過高,才會想不開,有了輕生的念頭。

當時鍾薏婷曾在月初跟鄰居發生口角跟肢體衝突被打得全身多處瘀青,手臂滿是咬痕,鄰居還揚言提告,被告傷害鬧上法院;對於這件事,自我要求一向很高的鍾薏婷耿耿於懷,多次和所長表示,對派出所造成負面新聞相當內疚,加上年初父親過世,是不是受不了接連的壓力打擊才舉槍自盡,警方還要釐清。 

71年次的鍾薏婷,從警前,鍾女曾在台中縣的幼稚園擔任幼教老師。當警察不到兩年時間,今年1月分發到職後表現正常,監視器拍下案發前她最後一次值勤巡邏,昨天(17日)晚上10點到12點,曾經負責過一次巡邏任務,執勤後回家休息,但凌晨四點執行第二次勤務時,一個人拿了配槍走向廁所自盡。

  

時間是四天前的下午三點半,兩名員警來到巡邏箱簽到,走在前頭,個頭嬌小的,是女警鍾薏婷,帶著實習員警,鍾薏婷還是很認真教導學妹,巡邏的注意事項,這時的她,看不出任何異狀。

 

她今年3月間歷經喪父之痛,這個月初,又因為房屋漏水與鄰居發生糾紛,被控打人躍上媒體版面。

 

分局表示鍾薏婷在3月間歷經喪父之痛,最近又和租屋處鄰居發生糾紛,都是她情緒不穩定想尋短的主要原因。中和一分局副分局長廖東順指出,鍾薏婷在外租屋居住,根據派出所主管報告,鍾女執勤情形正常,也未傳有情緒異常的情形,因此,發生意外原因仍然待查,目前已通知鍾女在台中的家人。

 

所長說,她月初與鄰居因租屋處漏水產生嫌隙,雙方大打出手、互告傷害;當時鍾女休假,且對方二打一,她出於自衛而回手,因此認定她並無重大過失,力挺她提出告訴。他前天才詢問鍾女心情有無好轉,她還笑說沒問題,詎料昨天就做出傻事。

 

由於鍾女並未留下遺書,自殺原因不明。不過,警方說,鍾女父母很早就離婚,鍾女與父親、哥哥相依為命,三月鍾父癌症離世,她一直走不出喪父陰影,常跟母親說很思念父親,甚至在自戕時,將父女合照從皮夾抽出,單獨放在身旁。鍾女家人今年三月曾向台北縣議員林國春陳情,盼能幫她調回台中縣,與家人同住。

 

鍾女的男友是台北縣消防員,相戀一年半,並租屋同住。鍾女男友說,鍾女父喪後精神狀況不佳,曾到醫院治療並服用藥物,他雖與鍾女多次因結婚問題產生歧見,但並不影響二人感情。

 

與鍾女發生糾紛的徐姓女子,昨天聽聞鍾女自戕,反應冷漠說:「有這麼嚴重嗎?」。

 

 

鍾薏婷的母親、阿姨連夜從台中北上,鍾母痛哭失聲,數度激動昏厥,長輩們談論鍾薏婷遭遇,難過的說,「當初不該讓她當警察,才會這麼容易拿到槍」。阿姨說,鍾薏婷與家人感情融洽,放假大多會回台中家,和男友感情很好很穩定;長輩說,不清楚是否因遭逢父喪,影響情緒。

在醫院昏迷2天後,奇蹟救活也可能成為植物人,心痛的家屬在19日晚間21時,簽署器官捐贈書,同意拔管,讓鍾姓女警遺愛人間。

緊急送醫,但昏迷指數只有3,情況不樂觀,19日晚間被判腦死,讓家屬情緒崩潰,20日凌晨1點56分,醫生二度宣告腦死,清晨進行摘除器官手術,儘管奇蹟救回鍾姓女警的生命,她也可能成為植物人,家屬心痛,卻也只能忍痛拔管。

神經外科醫師林乾閔:「家屬是同意所有器官可以捐贈,但是經過失血休克之後,只有剩下心臟的部份是可以使用的,那主要是摘取心臟部份。」

失去親人,讓家屬哀慟,選擇另外一種方式,讓她的生命,能夠延續下去。

 

分局督察組表示,調查人員在鍾薏婷租屋處發現「千憂解」等治病藥物,還發現鍾女手機內有1封未發送簡訊,對象是同分局1位內勤巡官,目前尚在釐清2人是否有感情糾葛,以致鍾女輕生;這位巡官表示,他和鍾女不熟悉。

 

事發後,警方聯絡鍾女男友到場時,曾某起初顯得不知所措,沉默不語,隨後在訪談時,向警方說:「她自殺應該不會是因為我」,男友說,他知道女友有不少追求者,還有別的分局員警專程接送女友上下班,他只有生悶氣而已。

 

 

景安派出所所長陳陸通說,鍾薏婷昨天擔服清晨4時至6時的巡邏勤務,3時46分簽到出入登記簿後,前往械彈室領取裝備槍彈,隨即進入一樓女廁,該時段服勤同仁未察覺異狀,至4時5分,女廁內傳出槍響,同仁衝進女廁,發現右邊最後一間房門反鎖,2名同仁破門,見鍾女倒臥血泊中,子彈貫穿頭部,再射破玻璃窗。

 

警方調查,鍾薏婷從台中縣弘光技術學院幼教系畢業後,曾擔任幼教老師,97年警察特考班畢業,今年1月6日分派至景安派出所服務迄今。本月2日,因房子漏水,和樓下鄰居從口角變成互咬成傷,雙方互控傷害,案件已函送板橋地檢署審理,這事件也可能影響鍾女的心情,男友說,本來已打算搬家,昨天說好要去看房子,如今已不可能。

 

==============================================

 

〈獨家〉女警打母女? 3女開打控警扯髮

更新日期:2010/08/05 00:50 林奕岑 林韋龍

台北縣中和一對徐姓母女,指控遭女警痛毆,她們說,鍾姓女警才搬來樓上半年,就因為屋子漏水,發生過口角,但這回女警卻直接在樓梯間動手打人,讓她們氣不過;不過本台獨家採訪到鍾姓女警,她說是對方先攻擊她才反制,現在也經提告,一切交給司法。

 

投訴民眾徐太太:「她(女警)拉頭,我女兒就是推,後來可能就是很自然,想要去咬她。」

樓梯間的牆壁上血跡斑斑,這是徐姓母女與鍾姓女警互相毆打留下來的痕跡,女兒徐小姐不但手指被咬傷,頭髮也被扯下一大段,身上的衣服也沾滿血跡。投訴民眾徐小姐:「她(女警)踏進我家,抓著我的頭髮,把我拖出去,摔到外面的牆上,其實那時候我整個人都暈了。」

到底怎麼會互毆?原來遭指控打人的鍾姓女警就住在樓上,之前就曾因為屋子漏水起口角,雙方早就有了嫌隙。徐太太:「我是從這邊(陽台)喊上去,漏水…,我下面的衣服都會濕掉,我從這邊這樣喊上去。」

但TVBS獨家採訪到這名鍾姓女警,卻發現她身上的傷更嚴重,手上清楚的咬痕,眼睛、脖子全是傷,她說會動手,全是因為要自衛。鍾姓女警:「是她先動手,然後她朝我臉吐口水,那不管是不是警察身分,那是現在的攻擊,我必須要阻止,要不然我要怎麼脫身。」

女警不甘受辱,堅持提告,徐姓母女也打算要循司法途徑,到底誰對誰錯,雙方各說各話,現在只能交給司法來處理。

----------------------------------------------

女學生控鄰居女警打人 情緒激動

更新日期:2010/08/05 12:01  

台北縣中和,4號有一名徐姓女大學生向議員投訴,指控中和景安派出所一位鍾姓女警,因為漏水問題,出手打人,女大學生秀出手指上的傷口,控訴女警暴行,不過女警也不甘示弱,出面反控對方,把她打得更慘。這場鄰居糾紛引發的全武行,形成互相指控各說各話的場面。

 

頭戴帽子、口罩墨鏡遮臉的徐姓女大學生,情緒難掩激動,還原前一天和樓上的鍾姓女警發生衝突的情形,一旁陪同的媽媽也忙著幫腔。心疼女兒的遭遇,媽媽找上議員,投訴在轄區服務的鍾姓女警經常從樓上倒水,屢勸未果,還打傷人,更指控女警服務的轄區派出所警方護短,希望求一個公道。

 

徐女出示拇指被咬,縫了5針的傷痕,邊說邊哭,控訴女警蠻橫,不過女警也出面反控對方暴力。鍾姓女警為證實所言不假,一一出示手臂、拇指被咬、脖子勒痕。鄰居為了漏水問題,大打出手雙雙掛彩,目前各說各話,都要提告,是非原委留待法庭上釐清。

hey3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原因只有自己人知道
  • 事過境遷,當時在場的同事誰能夠忘記那一幕呢…